重庆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成长 >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 5

时间:2019-10-29 14:41:35
自从EZ上了阿狸之后 5

“德玛西亚的皇子在哪个房间?”他捏着我的下颚,“说谎的话,你就可以死了。”

“不知道啊……”我用力的推着他,毕竟那么重,压在身上也不舒服,“话说他怎么会来皮尔特沃夫?”

“他来交流访问。”泰隆站起来,收起手上的刀,“我看看情况。”

不止吧…也许潜入然后一刀剁了(♂)也可能哦。

“不要和别人提起我来过这。”泰隆冷哼。

“好吧 。”


擦,瞧你那一脸傲娇样,是我吃亏了还是你吃亏了?打着执行任务的旗号夜袭民房还不让说!小子搞好(♂)关系就可以横行霸道了啊?你这么吊杜克卡奥、卡特琳娜、卡西奥佩亚、嘉文、艾希、薇恩、锐雯、盖伦、艾瑞莉亚、易、奎因、阿卡丽、提莫、迦娜、斯温、阿狸、辛吉德………他们知道吗?

虽然心里这么说,但是也只能在心里说了……

目送泰隆离开,我躺下继续睡觉。


半梦半醒之间,好像有人推门而入。

tmd又回来了?

“擦啊!还让不让人睡了!”我气愤地吼着,如果是泰隆的话,没有关系,让他直接打死我吧!

我狂暴的坐起来,却看见了阿狸的身影。

“你就这种态度?”阿狸冷眼看我,但是我看见她好像在藏什么东西。

“藏什么?”


“要你管!”阿狸竟然摔门而出。

胆儿肥了啊?!

我懒得管她,自己又躺下睡了。

和阿狸闹矛盾了,只能一个人漫步在清晨的街头。

看着那些情侣,不禁有些感慨。

“嗨,黄毛,无聊吗?”

回头一看,是金克丝。


她穿着米黄色的连体毛衣和黑色松高,显得俏皮可爱。

“你竟然不是骑着火箭登场,我很惊讶。”

“谁说我非要这样的?只是想陪你逛逛街嘛。”金克丝从身后的背包里面取出棒棒糖,咬了一口。

“好吧。”我伸出手,金克丝兴奋的牵了上来。

今天异常乖巧的金克丝,给了我一丝慰藉。

就像曾经的阿狸,牵着我的手,去看朝阳。


金克丝走累了,我带着她找到了一个座位坐下。

皮尔特沃夫拥有的这种自然花园很少见,大部分是一些机械植物,但是这里是野生植物的乐园,能看见一抹新绿自然是很美的。

忽然,天空中飘下了一些东西。

是雪。

五月的皮尔特沃夫,在春夏之交,飘雪了。


"下雪了?"我伸手触摸雪花,竟然感受到了一股和那天在弗雷尔卓德一样的魔法能量。

"怎么会……"

"怎么啦?"金克丝冷的打了个哆嗦,她点了一支烟,"恩,感觉好多了。"

"小孩子抽什么烟!"我一把夺过她的烟,自己吸了起来,不过被呛到了。

"我去,你想吸烟就给我说嘛……"金克丝吐了吐舌。


"听着,现在赶紧回屋,多盖被子,关好房门,我没有开玩笑。"我推着金克丝,"听话,快走。"

"好吧。"金克丝再次打了个哆嗦,赶紧跑了回去。

"凯特林……不要有事啊……"我戴上了护目镜。

"皇子殿下,很荣幸能和贵邦合作。"凯特林友好的伸出了手。

"我也很荣幸。"嘉文紧紧握住了凯特林的手。

怎么这么冷啊。凯特林向外看去。

下雪了?

好奇怪。


呲!

凯特林光滑的皮肤上裂开了一条口。

"这?"

随即又爆裂开了几条口子。

"凯特林小姐,你怎么了?"嘉文很奇怪的看着她。

"啊!"

"这是……"泰隆坐在屋檐上,伸手触摸着雪,很快他的手裂开了一个口子。

"……"泰隆立马站起来,,顺着屋檐的弧度滑下去,然后找到自己的那个窗子,翻了进去。

"不行,我一定要赢!"


"今天就把钱全部输给我吧,傻老头!哈哈!"

“呜啊啊啊……”凯特琳裸露的手臂上,绽开一条又一条的血痕。

“凯特林小姐!”嘉文摇着快要昏迷过去的凯特琳。

“冷……”凯特琳的脸开始渐渐变青。

“坚持住。”嘉文正想招呼自己的侍卫,但是他们已经一个个的倒下了。

为什么我没事?嘉文看着自己的手。


“哼,无知。”阿狸站在皮尔特沃夫的钟楼上,俯视着这座城市。这个钟楼是皮尔特沃夫的最高点,可以看到一切。

她的瞳孔里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阿狸……”我气喘吁吁的跑到钟楼上,“你……”

“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焦急?”阿狸走过来扶我,那蓝色的光芒一下子就消失了。

“你变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我侧身躲开她的刀刃。


“你怎么……”阿狸疑惑的目光渐渐的冰冷起来,“你怎么知道,我会杀你。”

“你不是阿狸,直觉。”我靠着栏杆,目测了一下,地面到这里,是六层楼的高度。

“妨碍我的人,都得死!”她的表情有一些狰狞。

“唔!”

我竟然被她掐住了脖子。

一时间,竟有些喘不过气。

僵持不下不是一个办法。

我视线开始模糊。


迷茫之间竟然看见了她的手上有件明晃晃的东西。

是刀!

“谁也不能阻碍我的道路!”刀器一下子挥了下来,我只好稍稍侧脸。还好只是割伤了脸,但是伤口竟然立马结冰了。

“该死。”又是一刀。她手上的力度变小了,我抓住这个机会,把她踹开。

“呼呼……”我感觉体内有股寒气在涌动,“你力气真大。”

“哼。”她捂着刚刚被踢的地方。


“你这家伙,有点智商。”她冷笑道,“看来得用点非常规的方法了。”

“what?”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被几块闪耀的冰凌包裹住了。

“死吧。”她的手中凭空出现一杆冰矛,向我刺来。

我一下子闭上了眼。

不是我怕,而是它闪到了我的眼睛。

我等了很久,冰矛迟迟没有刺下来。


睁开眼睛一看,是阿狸泪流满面的脸。

“为什么……”阿狸保持着那个举矛的姿势,“为什么我要杀你?”

“阿狸?”我抬头看她,眼睛恢复了黑色,“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动不了……”阿狸直直的看着我,“你快走,我不知道我能清醒多久。”

tmd我也想走,但是被禁锢住了我怎么走啊!

“啊啊啊啊啊啊!”


阿狸发出了痛苦的尖啸,她蹲下来抱住了自己的头。

我扭动着身子,发现冰凌竟然十分脆弱。我赶紧站了起来,脸上那个伤口又开始重新流血了。

“呵呵,卑微的人类,想跑掉?”她好像又恢复了,身上竟然冒着寒气,“你别想跑!”

“埋葬!”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脚下的寒冰开始编织,天空好像都被覆盖。

这是一个棺材!我承受不住严寒的侵袭,直接晕了过去。

上天真是眷顾我。


怎么每次晕过去都能好好的醒过来。

我揉着昏沉的头,环顾四周。

一切都是晶莹剔透的冰霜,隔绝了外面的世界。

一个巨大的影像投影在我的面前。

“丽桑卓。”我看着那个威严的身影。

她和艾尼维娅的装束竟然差不多,但是艾尼维娅是一种白色的高贵,她的衣服都是纯色的,给人一种看得透又看不清的感觉。而丽桑卓的风格完全不同,那暗黑之冰,黑的沉寂,浑浊之间多了一丝神秘。她的头上有一个沉重的头冠,遮住了她的眼睛。


“伊泽瑞尔,我竟然杀不死你。”丽桑卓看着自己的手,她的手竟然在融化,“我的力量在渐渐消弱,你很高兴吧,你的那个阿狸就可以活过来了。”

“暗影岛的生物可以把灵魂和肉体撕裂,也就是说,那只狐狸的灵魂本来应该是消失了,可我没想到,她竟然还在,很完整。”

“虽然很不想打击你,但是我得告诉你。这具身体已经被破坏了,原本的灵魂回不去了,我运用极冰之力才勉强征用了这具破败不堪的尸体,所以她复活的希望,基本没有。”

“但是,我可以用监视者的意志救活她,因为她竟然可以强行介入我的思维,我很看好她。”丽桑卓顿了顿,“我可没有那么好心,我是有条件的。我知道你的父亲是探索者的一员,我们的关系是敌对的,但是这种情况你肯定是会帮我的,对吧。”


我点头。

“你帮我找到我原来的躯体,现在的我,只是灵魂,在这个身体里,我只有十分之一的力量。”

怪不得她打不赢我……

“你办到了,我就复活她。”

“我怎么相信你?”

冰霜女巫,向来阴险狡诈,我怎么可能随便就信了。


“这里。”她丢给我一件东西。

“寒冰女皇的指令?”我捡起来,仔细端详。

“里面有我一部分的力量,这总行了吧。况且,你也别无选择。”

“好吧。”为了她,我也只得答应了。

“该死……时间到了。”丽桑卓的影像开始虚幻,周围的一切开始崩塌,“你要记住你说过的话,不然,我会强杀你。”


白光闪过,我又回到了那个钟楼。

“呼。”我把寒冰女皇的指令揣回兜里,看见眼前站着的阿狸,不,丽桑卓。

“走吧。”她冷哼了一声。

天空不再下雪。

"皇子殿下,很荣幸能和贵邦合作。"凯特林友好的伸出了手。

"我也很荣幸。"嘉文紧紧握住了凯特林的手。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泰隆坐在屋顶上,端详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


“有人!”

&青少年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的好quot;……"泰隆立马站起来,,顺着屋檐的弧度滑下去,然后找到自己的那个窗子,翻了进去。

(解释一下,就是时空错位,下雪后发生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了。)

杰斯泡了一杯咖啡。

"99!"黑默丁格愤怒的看着蔚,"我会赢的!"

"910!"蔚甩出手里的牌,"渣渣,我又赢了!"

"庄赢。"杰斯抬眼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拿起牛奶冲了进去。

"省省吧,教授。"杰斯抿了一口咖啡,"你都连跪37场了。"

“蔚出千!刚刚10出完了!”


“额……被发现了……”

既然知道了阿狸是丽桑卓,那么现在计划就有变了。

陪她去找躯体,无非是回到弗雷尔卓德。

但是她的身体又不在弗雷尔卓德,好像是在艾欧尼亚。

要穿过德玛西亚才能到艾欧尼亚,真是麻烦。

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擦!好烫!"

丽桑卓一脸事不关己。

"你自己在里屋睡,我去睡沙发。"

我收拾着埔盖卷。

丽桑卓之前住的那间屋子,被征用了,现在只能我们住一块了。

还记得凯特琳恶狠狠的说,如你愿了。


去,要是以前的阿狸还好,但是她……

"为什么不和我一起睡呢?"丽桑卓妩媚的笑着(阿狸的脸)。

"我对大妈无感。"

"你在说一遍?!"

"好吧,我什么也没说,反正不想和你睡。"

"哼,臭小子,你还没资格。"丽桑卓修着自己的指甲。

懒得来辩了。

哈尔滨癫痫医院联系电话

我深吸一口气,准备睡觉。


"伊泽瑞尔。"

我擦又有什么什么事啊!

"什么事啊?!"我推开房门。

"我不要睡这个软绵绵的东西,我要睡冰馆!"

"你自己做啊!"

"我没法力啊!"

"外面有一冰箱,你可以睡里面。"

"你!"

丽桑卓愤怒的看着我。


"找不到冰馆你就去死吧!"

"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要不我就和你一起睡!&q黑龙江治疗癫痫病首选是哪家uot;

"那我还是去死吧……"

"哼。"丽桑卓甩出寒冰魔爪,向我这边滑来。

"你你你干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你说的。"她竟然再次出现在魔爪所在的位置,也就是我的面前。

"你……唔……"


我居然被一个女人强吻了?还是一个老女人?

她吻的很有技巧。

比那些酒吧妹子诱人多了。(好像有透露什么)

太会吃豆腐了吧………………

还好是阿狸的身体,不然就完了。

"小子真笨。"丽桑卓放开了我,"今天的灵魂力量补充完毕。"

"哇擦!"她吸了我的灵魂????????

"不会对身体有损伤,只要你不在24小时内把妹,否则……"

"这?这么神奇?"我再次感到菊花一紧。


翌日,我登上了去德玛西亚的路途。

本来是找不到的,但是德玛西亚的访问团今天就走,正好我可以和他们一起。

那个皇子年龄和我相仿,大概16,7岁的样子。

不过我还是只能在人群之中远远的观望他一眼,我和丽桑卓的权限仅限于后排,徒步行走。

"凭什么我们不能骑马?"丽桑卓埋怨道。


"额,别人就那么点马匹,士兵都走路呢,何况我们是平民。"

"哼,跟我来。"丽桑卓拉过我,向队伍前面走去。

"哎?"

"那个……"一个妩媚的声音从骑兵的身后响起。

"?"骑兵转头。

"人家脚疼,能让我骑马吗?"丽桑卓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从我那个角度看,裙底风光一览无余。

"不行。"骑兵绕过她就走了。


"怎么不管用 ?狐妖都是这么魅惑人的!"丽桑卓气愤的咬牙。

"士兵应该不喜欢妹子………"

没办法,我们只能跟军徒步前行,看着皇子坐着轿子……各种咬牙切齿羡慕嫉妒恨。

等到了德玛西亚,我差点晕了过去。

"好累……"丽桑卓直接就坐在了街头的凉亭里。

"所有行李都是我拿的啊!"

"你快去给我买水喝。"


没办法,谁叫那是阿狸的身体……我只好拿起钱包就去了。

德玛西亚的街上都是平民在交谈,在闲逛……熙熙攘攘和诺克萨斯迥然不同。

"大妈,买水,给你5金。"

"好咧补你3金。"

我靠,这水在皮尔特沃夫一直卖5金,原来我被坑了15年!

"二小姐,快回来!"后面的一群士兵强行挤开前面的人,追着那个女孩。

"哎?"女孩立马躲在了我的身后,"让我躲一下。"


"哈啊?妹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看着越走越近的那些士兵,捏了把汗。

"帮一下又不会死!"

"好吧。"想到丽桑卓可以把她藏起来,我就拉着她赶紧跑了。

"所以你带了个小女孩回来???"丽桑卓直接把水丢在了我的脸上。

"应该,是。"我无语。

"麻烦。"丽桑卓站起来,"你有想过被发现了你是什么下场吗?找死啊蠢小子。"

"我考虑欠佳……"


"去旅店吧,这么也不是办法。天黑之前把她送回去。"丽桑卓收拾着东西,"自找麻烦。"

看着丽桑卓离去的背影,我缓缓舒了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啊?家住哪儿?"我蹲下来揉着小女孩的头。她除了头发和我一样是金色的以外,眼睛也和我一样,是蓝色的,这让我感到亲切。

"我叫拉克丝。"小女孩甜甜的笑着。

拉克丝?

拉克丝!

这不是克洛德家族的二小姐吗?!

摊上大事了!!!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