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一个屌丝的血泪成长史(十)

时间:2019-10-29 14:17:11
一个屌丝的血泪成长史(十)

【第二十章】 该怎么办呢
  生存或毁灭,这是个问题!
  是否应默默忍受坎坷命运之无情打击,还是应与深如大海之无涯苦难奋然为敌,并将其克服。
  此二抉择,究竟是哪个较崇高?
  唐曾此时此刻,第三次面对了莎士比亚的这个问题,前两次的答案都已经被锐雯强势的解答了,他被选择了毁灭,因为唐曾已经被锐雯杀死了2次了。
  这第三次!
  也是最后一次!
  生存或毁灭,到底该如何抉择呢?
  唐曾等待复活的过程中,脑海里一片混乱,自己本来信心满满、天衣无缝、毫无破绽的耗血计划,怎么就被锐雯这么轻易给破坏了,而且这死的第二次跟第一次简直如出一辙啊!
  “同样的招式只要你用过一次,就再也对我没有用了!”圣斗士五小强说过这句话,唐曾听过但却没说过,所以面对锐雯释放的同样招式,唐曾再一次的阵亡了。
  或许唯一有不同的是,锐雯这次并非抓住了稻草人的走位漏洞,而是直接霸气的顶塔强杀!
  等等,还有一点不同!
  这次最终击杀唐曾的不是点燃,而是R技能的大招放逐之锋,锐雯将能量灌入那残破不堪的武器中,使攻击力与攻击范围都得到了提升,然后就这么一刀、两刀、三刀的将唐曾的稻草人砍成了一堆稻草。
  在这残忍的过程中,唐曾不是没有挣扎,他尝试过,但失败了。
  因为,之前稻草人的E技能沉默已经提前放了出去,而Q技能的恐惧加点不多,仅能恐惧敌人1秒钟,这短暂的一秒还是可以让稻草开启疾跑,往后撤离的。
  确实,唐曾的确这么做了,他跑远了,所以他死在了锐雯的R大招下,一个远距离伤害的大招。
  solo规则:3杀2塔,如今唐曾已经献出了2个人头,若是再死一次,他就要认‘雄雌’为直系血缘亲属了,可唐曾都还没弄明白他的性别,这伦理关系可不能乱整的啊!
  该怎么办呢?
  唐曾踟蹰着,右边的肩膀传来夏雪均匀的呼吸声,她睡着了。看着那熟睡的美丽俏脸,唐曾脑海中再次想起了莎士比亚的话。
  死即睡眠,它不过如此!
  倘若一眠能了结武汉癫痫医院哪心灵之苦楚与肉体之百患,
  那么,此结局是可盼的。
  死去,睡去…
  但在睡眠中可能有梦啊!这就是个阻碍!
  当我们摆脱了此垂死之皮囊,咸阳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在死之长眠中会有何梦来临?
  唐曾在语文课本上读到过这句话,在老师强烈的要求下,他也把这些给背下来了。可是,信奉不求甚解这个词的唐曾,完全不明白莎士比亚大贤这话的含义啊。
  死即睡眠,唐曾死了2次,所以他已经睡了两次了,如今很是清醒,一点困意都没有。他现在该做的是生,是醒来,然后勇敢的活下去!
  唐曾早已经睡够了!
  操纵者稻草,将所有的金币全部购买了任何可以增强法伤的装备,唐曾再次披甲上阵!
  猥琐耗血,这个计划是可行的,试炼之地这个图的一大特点就是泉水不提供回血效果,所以只要消耗锐雯的血量,那么便有机会反杀。
  但是,由于地图中有4个定时刷新的治疗BUFF,同样也可以给英雄回复生命,所以想要消耗锐雯的血量,还得控制她的移动,让她吃不到Buff!
  唐曾脑海里的计划就是这样,虽然是根据稻草人的技能与特点临时制定的,但对于这场比赛却很有针对性。不过,想要实施这一计划的关键,则是稻草人的Q技能,满级的Q技能能恐惧敌方3秒,让他无法自由控制移动,是很恐怖很变态的一个技能。
  可是之前由于对锐雯技能的不了解,唐曾将大部分技能点都点到了吸血W上面,恐惧Q现在仅是1级,所以当务之急是吃经验升级Q。
  猥琐!还是猥琐!
  在这个纷乱的年代,你不能激进走位当出头鸟,否则第一个死的就是你,所以唐曾又施展出了他的拿手好戏:补兵!
  补兵狂魔的称号实至名归,唐曾操作着稻草人每一次挥舞镰刀,就会有一个残血小兵化作补兵数,被唐曾收入囊中。不但补兵精准,就连唐曾的走位,也开始从猥琐朝着风骚转变,他密切关注着锐雯的一举一动,尽量保持与她的最大距离,在保证补兵不漏的前提下,让锐雯再无塔下强杀的机会。  唐曾的操作与意识,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提升着。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唐曾秉承着革命先辈的谆谆教导,与锐雯打起了游击战。
  时间一晃过去了13分钟,唐曾的外塔终于被打爆,但稻草人却依然活着。
  活着,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锐雯如今的血量被唐曾的耗血打法给消耗的还剩五分之二左右,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去吃回血Buff,就这么硬扛着稻草人的耗血,生生的推了外塔,英勇无匹!
  在推塔的过程中,锐雯一直试图找机会将唐曾的稻草人灭杀,可是每次都会被那烦人的3秒恐惧技能给破坏。不过不要紧,只要把唐曾2塔打爆,到那时候,即使不杀稻草第三次,也算是赢得了比赛的胜利。
  “你玩的不错啊!”唐曾莫名其妙的突然开口道。
  “谢谢!你也不错,真够猥琐的,居然这么难杀。”安能辨我是雄雌微微一愣后,停下了操作,接起了唐曾的话题,语气中不知道有没有鄙视的意思。
  “呵——呵——”唐曾最爱的两个字,此处无言胜有言的境界。
  “看来这局你不能翻盘了。”安能辨我是雄雌好像被勾起了话瘾,继续说道。
  “为什么?”唐曾问道。
  “你看!你都已经死了两次,塔也丢了1个,只要我再……”
  安能辨我是雄雌打着字,依旧没有操作锐雯,结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唐曾的稻草人瞬间开启了疾跑,一个恐惧丢到了锐雯的脸上,紧接着就开始了大招R群鸦风暴的吟唱,操作一气呵成。
  其实,这一举动唐曾已经蓄意很久,他之前的耗血打法就是为了此时此刻!
  当R的2秒吟唱时间结束,稻草人这个名副其实的末日使者,轰然降临到了锐雯的身边,然后一个E技能将她沉默后,便开始了吸血。
  锐雯血量不多,仅仅还有五分之二,加之‘雄雌’正在忙着打字,无法第一时间的操作锐雯进行闪避。所以,在稻草人大招的高爆发,与w的吸血技能双重打击下,他挂掉了。
  安能辨我是雄雌怔怔的发愣,刚才还好好的,自己怎么就突然被杀了呢?
  等等!
       这其中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卑鄙!你是故意引诱我跟你说话,然后骗我打字无法操作的!对不对!!!”安能辨我是雄雌大彻大悟之后,气急败坏的质问着。
  “恩?这么快就被看出来了么!”
  在电脑前的唐曾笑翻了,没想到他脑海中突然的灵光一闪,居然还就真的变成现实了,敌人的警惕性到底是有多差啊?
  其实,锐雯是可以不死的,他完全能在血量下降之后去吃buff来恢复,可是‘雄雌’没有这么做,他想要试试自己在没有任何外力帮助的情况下,能否连杀唐曾三次。
  结果,他想多了,所以锐雯死了。
  又或许,是他想少了,所以被唐曾抓住了机会,然后很卑鄙很猥琐的给击杀掉了。
  事实上,以锐雯刚才的血量,就算唐曾没用这猥琐的聊天骚扰,稻草人也能在这一连串的技能爆发下将其击杀的,只不过这过程中多出了一个有趣的环节,所以让安能辨我是雄雌觉得自己被骗了。
  随着复活后的锐雯带着无尽愤怒再次登场,这局父子局也宣布告一段落了,因为,唐曾的第二座塔也最终被推掉。
  不过,稻草人依然还站在战场上,只死了两次,也不算输的太彻底嘛!唐曾如此安慰着自己。
  可是,接下来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呢?
  “喂喂!郑州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正规是你输了!”安能辨我是雄雌不失时机的开口道。
  哎,输了!
  唐曾叹了一口气,都怪自己之前的一时冲动,难道今天真的就要这么突然多一位直系亲属了么?
  “输了该怎么办呢?”安能辨我是雄雌问道。
  是啊!该怎么办呢?

  唐曾郁闷了…

 

【第二十一章】我对你负责
  太大意了!
  唐曾有点后悔,自己之前的一时冲动,如今想来实在是不明智啊,御弟哥哥可是一个才10级的小号,居然这么不怕死的去跟人家30级的高手整solo,而且身上符文、天赋都还没加呢,完全属于找虐。
  这局比赛实在是不公平啊!
  等等,不公平?
  对!就是这个!
  唐曾突然乐了,他找到理由了,不是借口,不是逃避,是理由,堂堂正正的理由。
  “你多少级了?”唐曾发信息问,开始一步一步给‘雄雌’设套了。
  “30级满级啊。”安能辨我是雄雌回答道。
  “金币够买齐一套符文的吧?”唐曾又问。
  “恩,够了!我身上这套攻击符文就是才买的,怎么了,你问这些干吗?”安能辨我是雄雌有点不解的问道。
  “恩,没事……那就这样,我先下了哈!”唐曾觉的是时候该收网了。
  “等等,我们还有事没弄清楚呢!”安能辨我是雄雌一听唐曾要下,顿时着急了!
  ‘雄雌’赢的这一把可是父子局,输者得给胜者当晚辈的,他怎么能轻易放过唐曾呢?而且《王者无敌》第一期的内容还需要很多八卦资料来充实,新的板块标题他都已经想好了,就叫:《我与‘补兵狂魔’的那些血缘关系!》
       多么给力的题目,多么劲爆的内容!怎么能让唐曾随随便便的就跑了呢,‘雄雌’可是准备把接下来的聊天内容全都截图的。
  “弄清楚?弄清楚什么……”唐曾装傻充愣。
  “你别给我耍这个小心眼,怎么的,大男人难道输不起么?”安能辨我是雄雌暗笑,对方的胡搅蛮缠也是个不错的八卦内容。
  “不是我军输不起,而是敌军太狡猾!”唐曾说道。
  “你什么意思?”安能辨我是雄雌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之前你自己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10级,你30级;我没符文、没天赋,你满符文、满天赋。所以,这场比赛根本就是建立在条件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你觉得公平么,不违背奥林匹克电子竞技的精神么?”唐曾义正言辞。
  公平么?
  安能辨我是雄雌一愣,自己之前完全忽略了这些方面,与他打比赛的人往往都是满级满符文的大号,一时间竟然忘记原来御弟哥哥只不过是个10级的小号而已,这确实是有点不公平啊,要是自己把这段视频发到贴子里,恐怕会被很多人说自己以大欺小、恃强凌弱、仗势欺人的吧?
       更何况‘雄雌’自己本来就一直提倡和追求公平的电子竞技,就连校园三大榜中的“本校‘杀人狂魔’榜”与“本校‘推塔狂魔’榜”这两个重量级的排行,都是因为尚未制定出相对公平的规则,而一直空置在那里。
  如果这次不公平的比赛真被他发出去,这是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呢?
  “你这是逃避!输了就是输了,不准找借口!就算你不承认这把父子局,反正我们也已经有关系了!”脑袋里想着公平、公正这两个词的‘雄雌’有点不知所措了,就连说的话也开始不过大脑了。
  “咱俩有关系了?什么关系,正当不正当?”唐曾得意的笑了,看来自己这临时想出来的理由还真的挺管用的。
  “滚开!人家才不会跟你这种猥琐的人,有不正当关系呢!”安能辨我是雄雌气急败坏的说道。
  人家!?她说:人家?
  我去!我去!我去!我去!
  这个‘雄雌’果然是个‘雌’的么!
  唐曾兴奋了,自己无心插柳,居然收获了这么大的一个惊喜啊,通过“人家”这两个字,唐曾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安能辨我是雄雌绝对是个妹子!
  什么?
       会说‘人家’的不一定是妹子,说不定他是个人妖?
  不可能!唐曾极为肯定自己的判断,如果他们学校真有这种极品人妖娘娘腔,那正直君早就会在宿舍里八卦了。
  “妹子不要怕,哥哥是好人!”唐曾的猥昆明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有哪些琐之魂彻底觉醒了。
  “好人你个球!刚才明显是给我设了个套让我钻,你就是想输了耍赖罢了!”安能辨我是雄雌并没有否认自己是妹子这件事。
  “套?我们的不正当关系里面,居然还存在着这种质量安全的产品么?”唐曾的猥琐已经上升成邪恶了。
  说完这句话后,唐曾脸上肌肉抽搐,强忍着的笑意使得整个身子都抖了起来,他实在是受不了了,自己都被自己的猥琐给彻底折服了,真的太欢乐了!
  “你你你!混蛋!”安能辨我是雄雌脸瞬间红了。

  “放心放心!既然有了不正当关系,我会对你负责的……”唐曾继续道。
  “滚滚滚滚滚!”安能辨我是雄雌发完这最后一句话后,快速的下线了。
  KO!完胜!
  唐曾看着对方已经变暗的头像,心中暗爽,自己虽然没有在操作上虐杀对手,但却在语言上给了对方致命一击,这就是传说中的东边不亮西边亮吧?
  “呵呵,你还是那么爱调皮。”
  正处在偷乐中的唐曾,突然感觉耳边吹来一阵暖风,夏雪那温柔的声音把他拉回到了现实。
  夏雪醒了,什么时候的事?
  唐曾打了个机灵,他刚才已经达到了猥琐最高境界的忘我之中,完全忽略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倾国倾城的前女友啊,莫非她看见了所有的聊天内容么!
  怎么办?
       怎么解释?
  刚才还兴奋莫名的唐曾瞬间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好像偷腥的猫被逮了个正着,拼命的想要找东西来遮掩。唐曾忘了,其实他可以什么都不用解释的,因为他们早已经分手了,还要用解释来掩饰什么呢?
  “你还记得它么,记的你那时说过什么吗?”
  夏雪将靠在唐曾肩膀的头挪开,然后伸手将面前的电脑键盘抬了起来,露出了键盘下面的木质电脑桌,桌子上刻着一个符号,一个心的符号!
  唐曾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将自己面前的那个键盘也抬了起来,桌子上同样也有一个符号,一个心的符号!
  两个人,两颗心。
  唐曾记的,这是他们在高中时候刻上去的,那天恰好也是两个人同时失去初吻的日子,曾经记忆里的一切如潮水般涌现在他的脑海里。
  记的你那时说过什么吗?
  这是夏雪刚才问过的问题,唐曾当然记得,在她问出口的瞬间,唐曾就已经记起来了。
  那时,唐曾说过:我会对你负责的。
  这几个字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被唐曾重复了两遍,一个是曾经信誓旦旦,一个是如今纯属扯淡。
  同一句话,不同时间,不同含义,不同轮回。
  “走吧,该回家了。”夏雪起身,双手抬起懒懒的伸了伸腰,打开了包间的门,走了出去,唐曾静静的跟在后面,心中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哟!小两口这么快就完事了,不再多玩会了么?”成熟知性的老板娘朝唐曾、夏雪招了招手。
  “柳姨再见,下次我们还来玩。”夏雪笑着,轻轻的,自然的挽起身后唐曾的胳膊,就像曾经一样,并肩走出了网吧。
  网吧外飘着雪,唐曾与夏雪的身影出现在街角,片片晶莹的雪花落下,落在他们的掌心,没有化,因为没有温度。唐曾的手是凉的,冰凉,夏雪的手也同样如此。
  “下次,如果是我赢了你的话,我们就和好吧。”夏雪微笑着仰起头,望向唐曾,明媚动人。
  “恩!”
  没有丝毫的犹豫,唐曾知道,此时此刻,无论夏雪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
  “那我们说定了,到时候可不准耍赖,输了可要真的对我负责哦!”夏雪松开挽着唐曾的双手,将它们背在身后,慢慢的走进了冬天的飘雪中。
  在她背影完全消失在风雪中的那一刻,唐曾看到了……
  他看到了,夏雪那双背在身后的手,握在一起,紧紧的握着,有了温度,融化了掌中的冰雪。
  看着看着,唐曾哭了,像个孩子。
  渐渐的,他也将双手握在了一起,紧紧的
  下次
  我对你负责…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