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食天下 >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二季 19

时间:2019-10-29 17:09:54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二季 19

第十九章  宣战

龙族,大雪山。

 希瓦娜坐在房间里,不同于以往的盔甲,今天她穿上了一件紫色的长裙,配合紫色的长发,静静的坐在那,那么冷艳,高贵。

 回想起昨天发生的那一幕不禁让她脸红心跳。那个叫嘉文的男人居然,居然吻了自己。而更奇怪的是自己居然没有丝毫抗力,身体那么自然的迎合着他的热吻,好像是一个已经驾轻就熟的动作,那么自然,那么甜蜜。

 “也许我真的该......”该怎么样?希瓦娜不知道,她很乱,脑海中完全不记得自己和那个男人的过往,可是身体却那么熟悉。(人的肌肉也是存在一种“记忆力”的,一个简单的限定动作只要重复的次数多了,哪怕没有了那种“限定”,人也能将它做的和之前一样。)

 这时努诺突然推门而进。

 “希瓦娜......”

 “你没有敲门。”希瓦娜冷冷的打断了努诺的言语。努诺一阵不爽,接二连三的被人类挑衅也就算了,现在有人好像已经忘了“我才是这里的主人!”努诺怒道。

 希瓦娜突然转身一拳将努诺打飞,甚至是直接嵌到了墙里,努诺震惊了,一夜!她又变得更强大了,黑暗的力量被强行灌注到希瓦娜的体内,她总需要时间来适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是适应就越是强大。

 “带我去看蓝龙之心。”希瓦娜冷声道。

 “那是族中至宝,不是什么人想看就看的。”努诺挣扎着脱离墙体,希瓦娜则冷冷道:“你想让我当着大家把你打趴吗。”

 努诺不禁心中一颤,自己这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吗?希瓦娜的话语仿佛带着一种无形的威严,血脉越是纯正的龙族就越是高贵,希瓦娜不是努诺这种半吊子能比的。

 努诺无奈道,跟我来。

 巨大的龙骨建筑中央,耸立着一座白塔。踏着旋转的阶梯,一路通过森严的守卫。希瓦娜跟随着努诺来到塔顶。一块水晶,深蓝色,散发着寒光,如拳头般大小。出现在希瓦娜眼前。希瓦娜看着静静漂浮在那里的“蓝龙之心”道:“这就是蓝龙之心?”

 努诺点点头,道:“它就是蓝龙之心,是历代最强龙皇蓝龙留下的至宝。可以唤醒半龙人体内的龙血,也是千百年来我族生生不息的源泉。”在蓝龙之心面前,努诺也不敢自称“龙族”了。

 努诺透过阁楼看着茫茫雪山,这里可能就是整个弗雷尔卓德甚至是整个瓦罗兰大陆最高的地方了,半龙人。

 “为何要被禁锢在这雪山之上。”努诺莫名的发出了一声叹息。希瓦娜奇异的看了努诺一眼,道:“你也会想这些事情?”

 “呵呵,一味的自负,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处境有多糟,凭空编造了一个强大的神话,与世无争的名头,实则不敢踏出这雪山半步,到头来还被几个人类欺上门来。”努诺无奈的自嘲着,昨天一仗,确实把他打醒了。

 希瓦娜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努诺道:“说实话,希瓦娜,你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半龙人,尽管只是一个女孩子,但却不孙色于任何人,你看看这雪山,高处不胜寒。你脚下,是你血脉相连的族人。”

 “有话直说。”

 “额......明天就是斯科的觉醒仪式了,他若觉醒成功,你能助他稳住这江山吗?”

 “你呢?”

 “我想出去走走。”

 “要是失败了,怎么办?”

 “我...那,你做我龙妃如何。”

 “你不配。”希瓦娜冷冷的丢下三个字,你欲展翅高飞,却始终逃不出权利的漩涡,自己画地为牢,怎么能走下这万丈大山。

 希瓦娜转身要走,突然她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声音,“拿走它,拿走它。”希瓦娜甩了甩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是那个声音依然在“拿走它,他打不过你,快拿走它,带给我!”

 “是那个女巫”希瓦娜心想。

 “没错!就是我,冰霜女巫。这是你的使命,把蓝龙之心带回来,给我!”

 “它是龙族的。”希瓦娜心想。

 “没错,它是龙族的,但你也是龙族,我救了你的命,要不是我你早就死了,作为报答你应该把它给我,难道你不应该报恩吗?”

 “我......”

 黑暗魔法起了作用,希瓦娜鬼使神差般的向蓝龙之心走去。

 “不要碰它!”努诺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就在她抓住了蓝龙之心的那一刻,突然她脑海里传来一声惨叫“啊!”是丽桑卓的声音。同时另一个威严的声音从他脑海里传来,“孩子,坚守你的本心。”

 希瓦娜瞬间松开了蓝龙之心,而一旁的努诺已经惊呆了。

 “你没事?”努诺惊讶道。希瓦娜甩了甩头,道没什么。希瓦娜转身离开了,只留下在原地震惊不已的努诺。她...她居然没有被反噬?

 蓝龙之心,是龙族的宝贝,历来半龙人想要觉醒癫痫病是不是真的会隔代遗传血脉就必须通过特殊的魔法仪式来削弱蓝龙之心的影响,不纯净的龙血生物接触到蓝龙之心必遭反噬。

 可是希瓦娜却没事,努诺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希瓦娜是半龙人,那么她觉醒过没有?她看上去那么年轻,现在仔细想想一点儿也不像一个混世老成的人呀。半龙人的寿命都很长,努诺几百岁了看上去也就不过四十岁的样子,“那么希瓦娜,她真的如同外表那么年轻吗?如果让她没有觉醒过,如果让她觉醒,那得有多强大?”

 努诺神情复杂的离开了白塔,就在努诺走了之后,一个火红长发的刺客凭空出现在了白塔之中,卡特琳娜盯着蓝龙之心看了一会儿,最终消失不见。

 黑暗的洞窟中,丽桑卓痛苦的捂着头,那个声音,是蓝龙王的残魂吗?仅仅是一缕残魂就这么强大了,那自己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得到它?丽桑卓想了又想,最终决定亲自上大雪山一趟,“既然已经查明了蓝龙之心的位置,就一定有办法将其弄到手。”丽桑卓阴冷道。

 卡特琳娜回到众人暂时驻扎的营地,盖伦急忙走到卡特跟前,问道:“怎么样了。”盖伦关心的眼神溢于言表,卡特罢罢手,道:“我没事,我打听到了一些情报,明天就是半龙人的觉醒仪式,他们要为一个皇子觉醒什么血脉,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血脉觉醒好像需要那个叫蓝龙之心的宝贝,不过那个宝贝对希瓦娜好像很特别。”

 “怎么说?”嘉文道。

 “刚刚我潜伏到了那座白塔里,就是放着蓝龙之心的地方,有一下子小娜突然变得神色恍惚,好像被什么巫术控制了一样,不过她一触碰到蓝龙之心就突然变得没事了。”卡特琳娜道。

 “蓝龙之心”,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泽拉斯突然开口。道:“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那个叫丽桑卓的女巫在小娜身上施加了什么巫术,想要夺取蓝龙之心。不过蓝龙之心保护了小娜。”

 “那蓝龙之心为什么要保护娜娜?”嘉文不解道。

 “因为,小娜是蓝龙王的直系血脉,可以说是至亲。”泽拉斯淡淡道。没错,希瓦娜的奶奶是蓝龙族的公主,也就是蓝龙王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女。按照男女平等的原则,希瓦娜的确是蓝龙王的至亲。

 “那,蓝龙之心可以彻底破除丽桑卓的黑魔法吗?只要破除了黑魔法,娜娜应该就可以恢复记忆了吧?”嘉文急声道。

 泽拉斯思索了一会儿,道:“不确定,但是总值得一试,嘉文,你叫大家休整休整,明天我们去助小娜一臂之力。”

 这时赵信开口道:“殿下,那个龙女到底是你的......”赵信话说一半,艾瑞莉娅也好奇的看着嘉文,其实是个明白人都能猜到嘉文和希瓦娜的关系了,只是嘉文没有捅破,大家都不好说。嘉文沉默了一会儿,道:“娜娜,娜娜是我的妻子。”

 艾瑞莉娅呆了呆,尽管已经猜到,但是听到嘉文说出真相后还是忍不住震惊。赵信一言不发,嘉文有些忐忑的看着赵信,以一种晚辈看着长辈的目光。道:“信爷,你说,臣民会承认半龙人吗?半龙人皇后。”

 赵信抹了抹手中的银枪,道:“车到山前必有路。”

 茫茫雪原中,有一片旷阔的营地。这里便是蛮族驻扎军队的地方,一个个精壮的汉子赤裸着上身在这冰天雪地里操练着,雪花落在肌肉上,融解,又升腾。这时候一个传令兵跑了过来,大喊道“传令众将,大王有命,即可休整,明日出征!”

 “喝!”众人响起一片欢呼,或许他们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了吧,攻下寒冰城,就意味着美食,美酒,美人财富和荣耀,一切他们所渴求的,这些浑身精力无处发泄的汉子们,早已经等不及了。

 大帐中,泰达米尔正看着一张羊皮纸发愣。怎么说和艾希也算小孩癫能治吗认识,虽然两人立场对立,但这其中还是有一些“友谊”的吧。这要打起来了,先下个战书吧。

 泰达米尔抓着轻飘飘的笔,皱眉道:“去把爷爷请来。”

癫痫的分类style="line-height:1.75em;">  “爷爷”是一位把泰达米尔带大的老人,也是蛮族的巫医,在蛮族中是个长老级别的人物,也是蛮族里唯一一个知识渊博的长着了。

 一个头上插着羽毛的老头走了进来,道:“大王找我何事。”

 “爷爷,这战书要怎么写,我要给艾希那小娘皮下封战书。”泰达米尔道。老者笑了,道:“大王什么时候也开始讲究这些战场礼节了,老臣这就写。”

 “不不不,”泰达米尔摇了摇头,道:“我要亲自写。”

 额,老者一愣,道:“好吧。”不过大王这是怎么了,从小一叫他写字就到处瞎跑的他,居然要亲手写战书。

 于是那老头起草了一份战书,泰达米尔虽然不识几个字,但也勉强照葫芦画瓢的抄了一份,将羊皮纸卷起来道:“小钻蜂,把这个送到寒冰城去。”

 “小的遵命,大王。”(哪来的小钻蜂?)

 片刻后,艾希皱眉看着泰达米尔的战书,该来的还是来了。

 “公主怎么了?”一个亲卫问道。艾希道:“蛮族的战书。”

 “啊?上面怎么说。”亲卫一脸不可置信,居然这么快他们就要攻打寒冰城了?艾希把羊皮纸一甩,道:“自己看吧。”亲卫接住羊皮纸,摆正一看,惊呼道:“谁的字!写的这么丑!”

儿童难治性癫痫有什么常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