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考古 >

跑者夫妇体验世界最艰苦耐力赛 未完赛仍有收获

时间:2019-12-16 15:54:07

跑者夫妇体验世界最艰苦耐力赛 未完赛仍有收获

北京时间4月22日,“世界游泳跑步锦标赛”被誉为世界上最艰难的耐力赛,这项在瑞典举行的比赛充满了暴风、大雨、低温和湿滑路面,对于参赛选手来说是极限的考验。美国女跑者南希-海斯林今年就和自己的丈夫亲身体验了这项赛事,并且撰写文章,写下了自己的经验和感受。

我把Otillo放在了自己的计划列表里,因为这是一个最完美的合作挑战机会。我的丈夫和我都热爱耐力运动,但是我们两个人都不是比赛的冠军人选。实际上,我六年前才开始跑步,那是为了纪念我的40岁生日。

参加游泳跑步赛的一种快感是,你可以和土地亲密接触。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长距离跑步,相反的是,你得在波罗的海边的岩石上“滑动”。你要做好记号和标记,确定前方的路到底是向左还是向右;你要穿过茂密的树林,那种感受简直就像是跨越岛屿,去从大自然获得你的荣誉徽章一样。

我们通过参加“世界游泳跑步系列赛”的小型赛事获得了Otillo的参赛资格,之前的比赛中,我们有1-2次达到了临界值,但是Otillo有五个地方可能会让选手达到临界值。这项赛事确实非常紧张,比赛开始之前的天气预报显示,天气异常寒冷,还是阴雨天,这真的很困难。因为即使我们忠实地训练,在我们的生活中保持最好的状态,在湿滑的岩石小径上跑步,仍然会让你感觉像是踩在冰面上。

之前参加比赛的时候,我们的雨衣经常会被树枝和树干挂扯破,我们觉得,就算购买了那些高质量的衣服,它们也还是难逃被挂扯破的命运,所以就这样就足够了。随着比赛日期的不断临近,当地的天气逐渐好转,气温也在回升,所以比赛开始前一天,我们决定少穿点衣服,之前我们还套着长袖羊毛衫呢!因为我们觉得,跑完21公里、身上还穿着潜水衣,那样就太热了。

实际证明,这就是人们口中的“新手的错误”。现在我算是明白了那句格言“你训练之中穿什么,就在比赛之中穿什么”。比赛开始前的夜晚下了一场小雨,导致地面非常湿滑,而且有积水,这给安全带来了考验。赛事组织者已经发出了警告,要求我们适当减缓速度,他们还在简报中一再重申,看起来,这像是比赛十年历史上的最艰难一次。

比赛日的当天上午,所有的队伍都整装待发准备去征服这条世界上最艰难的赛道。当我们穿过树林,沿着一条泥泞的小路狂奔了1.2公里之后,就开始下到水中,这是全程中最长的一段游泳距离,1.75公里。在水中你可以依靠着其他岛上的频闪灯和那些闪烁的灯塔,去在波涛汹涌的混乱之中不至于迷失方向。我当时还挺快的,在水中也有不错的速度,但是我的丈夫几乎失踪了。我往回游了一点,这真的是最奇怪的事情,我能看到他疯狂地用他的手打水,但是居然并没有前进,要知道他可是一个强有力的游泳运动员啊!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是因为我们没有正确地测试我们的潜水服,经过了三个月的训练,潜水服已经老化,我的丈夫的胳膊的位置出现了存水。这导致我们浪费了很多时间,存水变成了危险的信号。我们大概花费了15分钟的时间才前进了500米,之前我们还排名第四位,但是现在,在这里我们就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到达陆地之后,我们全力以赴,冒着风险,在大风中摇摆不定。树林中的枝杈几乎切碎了我们的膝盖,我们试图保护我们的头,但还是很困难。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挑战,我们没有越过终点线。那种感受很复杂——失望、屈辱、缺乏自信——所有这些情绪都来了。我感觉自己被融化了,但是,我们总算不是最差的人。一起参加比赛的罗里-博西奥拐错了弯,还有的队伍也没能完成比赛。皮帕-米德尔顿的团队总算是不负众望,他们接受了专业的训练,携带了最昂贵的设备,你可以想像,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够完成比赛,这真的是太艰难了。

当天的比赛结束之后,我们去了位与斯德哥尔摩的一些购物站,购买了一些顶级的训练服。这是一个教训,你对于装备的投资,绝对不能低于对于训练的投资。

今年,我们还会争取重返Otillo,并且会不断奔跑,直到我们跨越这条终点线。这就是我的使命。癫痫病应该怎样护理癫痫大发作时怎么处理武汉癫痫病最好的医院是哪家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