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世界 >

奋楫续写“两路”魂 众志成城蜀道畅

时间:2019-11-06 16:24:09

  奋楫续写“两路”魂 众志成城蜀道畅

     江河谷地飞虹横跨,崇山峻岭巨龙盘旋,西部高原扶贫路畅,盆中大地坦途纵横……交通,正成为四川拥抱世界的一道美丽彩虹。

     回望四川交通的发展历史,第一个重要阶段就是解放后川藏公路的修建。60多年前,18军奉命修筑川藏公路,平均一公里牺牲一个人,面对高耸入云的雪山天险,英勇无畏的筑路官兵在“人类生命禁区”的“世界屋脊”创造了公路建设史上的奇迹,铸造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拼搏、甘当路石,军民一家、民族团结的“两路”精神。

     而第二个阶段就是改革开放后的40年。2018年,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回望来路,四川交通运输系统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交通运输部的大力支持下,紧紧围绕改革这个中心环节,推进对外开放,缓解交通“瓶颈”制约,实现了四川交通的一次次突破:

     1998年12月,四川省第一条通过招商引资、与香港合作建设的高速公路成绵高速公路竣工通车,成为四川省第一条川港合作的高速公路。

     2008年9月1日,被视为震中“生命线国道都江堰至汶川公路,在汶川地震后一百天被抢通,创造五个“史无前例”。

     2010年12月,宜宾港正式开港,标志着四川省以“四江六港”为重点的内河水运发展迈上新台阶。

     2018年9月,四川省77座“溜索改桥”全部建成,彻底结束了四川省499个村、近3万户、十几万群众靠溜索出行的历史。

     跨过40年的历史长河,四川破解了“蜀道难”的历史性难题,变为“蜀道通”,并朝着“蜀道畅”坚定迈进。

     1978年以前,在计划经济体制下,57万平方公里的巴蜀大地上仅有公路82391公里,大多数是简易公路和等外路,个别县还未通公路。交通越是闭塞,老百姓越是渴望走出去,迫切希望出行环境能得到早日改善。

     1978年,改革开放犹如一阵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同年3月,四川广汉率先对金鱼公社进行了“分组作业、定产定工、超产奖励”的联产承包责任制试点;1980年6月,向阳公社摘下“广汉县向阳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牌子,挂上“广汉县向阳乡人民政府”牌子,是全国首个撤社建乡,建立起党政分工、政企分开的乡政府。自此,“改革第一乡”在全国叫响。

     很快,广汉的敢闯敢试影响到了全省,四川交通人也意识到,唯有改革开放,才能破解交通窘境,从而带动经济的发展。

     经过40年的发展,四川公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道、省道、乡道、村道,路网密织……截至目前,四川省公路总里程达到33万公里,位居全国第一。

     1995年,利用世界银行、实行国际竞争性招标和中外工程师联合监理的大型公路项目——成渝高速公路全线建成通车。

     该条高速公路全长340公里,是四川省第一条全封闭、全立交的高速公路,在当时也是继沈大高速公路后全国第二长的高速公路。

     成渝高速公路的意义远远超出了一条公路的建设。为了适应世界银行的要求,成渝高速公路按照国际标准,进行国际招标,成为四川第一条按菲迪克(FIDIC)条款实施建设的高速公路,把高速公路技术标准和质量要求推到了最权威的地位。

     随着菲迪克条款的实施,监理这个新生事物开始走进四川,从此改变了四川交通建设者的思想观念,使四川省的高速公路建设在把控工程投资、建设质量、施工进度上有了质的飞跃。

     就在2018年11月22日,随着巴陕高速公路全线正式通车,四川再添一条北向出川大通道,高速出川大通道增至19条。截至11月底,四川省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达6838公里,位居全国第二。

     党的以来,四川交通加快推进道路客运站场建设和水运基础设施建设。在道路客运站场建设方面,四川省投资50亿元,对汽车客运站场进行了提升改造,满足旅客出行需求,完善枢纽功能,提升硬件水平,提高服务能力,充分发挥道路运输在综合运输体系中的基础性作用和集疏运功能;水运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四川省不断提升长江四川段及嘉陵江四川段、岷江、渠江航道通行能力,建设川南泸州—宜宾—乐山和川东北广安—南充—广元两大规模化、集约化、现代化的港口群,形成了以“四江”为骨架,以“六港”为枢纽,干支结合、水陆联运、功能完善的内河航运体系。

     改革开放40年来,四川交通人始终坚持以改革创新破解发展难题。为弥补建设资金不足的问题,四川全面开放交通建设投资市场,通过政企合作的方式,发展高速公路。

     1994年10月18日,四川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与香港新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开展合作,共同修建成绵高速公路。项目合作经营期为30年,双方共同投资13.53亿元,建设工期为3年。1998年,该条高速公路全线建成通车,成为了四川省第一条川港合作的高速公路。

     2000年以后,四川省先后出台了《四川省高速公路BOT项目管理办法》《四川省高速公路“BOT+政府补助”项目实施办法(试行)》,配套制定了项目投资人《招标工作程序》和《招标文件参考文本》,同时明确了高速公路PPP项目申请工作程序。这些文件的出台,逐步构成了四川省高速公路领域PPP模式的全套制度体系,为四川省经营性高速公路招商引资活动提供了制度保障。

     2005年9月,四川省第一条进行BOT国内公开招标试点的高速公路——乐山至宜宾高速公路正式签约。该路的建设,拉开了四川BOT建设模式的序幕。

     随后,四川交通的改革开放更加彻底,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和力量,都可以加入四川高速公路的建设,自此,BOT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在四川各地持续开展。

     2006年4月,受四川省政府委托,泸州市人民政府采取BOT建设模式面向社会公开招标泸渝高速公路,来自浙江的波司登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体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一举中标。同年12月30日,泸州市人民政府与波司登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体签署了项目投资协议书和特许权合同。2009年底,泸渝高速公路开工建设。

     2010年4月,成都、资阳、德阳三市政府和投资人广东龙光集团达成一致意见,正式签署了成都第二绕城高速公路东段项目投资合同文本。

     2014年6月,由广东龙光集团投资修建的又一重大投资项目——成自泸赤高速公路泸州段正式通车运营。

     “要想富,先修路。”政府在建设资金不足的情况下,正是通过政企合作的方式,让企业参与解决政府的燃眉之急,同时也为地方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支撑。

     截至目前,四川高速公路BOT、PPP项目累计达到52个5443公里,共引进社会资金6053亿元。

     山川秀丽、物产丰富使四川享有“天府之国”的盛誉,但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地质构造一度让四川人民饱受地震灾害的影响。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 汶川突发8级地震。重灾区内,地动山摇、滚石如雨、地陷房塌、树倒河断。瞬间,条条道路被震裂或被巨石和泥石流斩断、座座桥梁被震裂或被震垮、座座隧道被撕裂震坏,交通完全瘫痪了。

     213国道都江堰至汶川段是连接阿坝州与成都的重要公路,也是成都通往震中汶川随州哪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最近的一条公路,是一条名副其实的“生命线”汶川特大地震及其次生灾害使都汶公路受损极其严重,全长95公里路段震毁率高达80%,没有1公里完好路段,沿线座大中桥梁不同程度受损。其中,受损最为严重的映秀至彻底关段18.5公里就有12公里被掩埋在乱石堆下,并集中了几十处大型岩崩、滑坡、泥石流、堰塞湖等次生地质灾害和上百处路基边坡高危点,总塌方量近1亿立方米。

     有专家曾断言,恢复都汶公路交通至少需要两到三年时间。但是,能否及时打通受灾程度如此之重、抢通难度如此之大的都汶公路,直接关系着阿坝州13个县、特别是震中区群众的生命救援。

     经过百天的日夜奋战,都汶公路成功抢通,创造了五个“史无前例”:清除巨大坍方量史无前例,老虎嘴爆破山体规模史无前例,架设彻底关大跨度钢桥史无前例,大规模桥梁顶推复位史无前例,抢通速度史无前例!213国道都汶段的抢通保通成为了全省交通抗震救灾工作的集中体现。

     汶川地震后,在国家和交通运输部的大力支持下,四川交通人积极行动,让千疮百孔的灾区重新焕发勃勃生机。

     2008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对口支援方案》,方案按“一省帮一重灾县”的原则,中国东中部地区19个省(市)对口支援四川省18个县(市),以及甘肃省、陕西省受灾严重地区,连续支援三年。

     一系列的举措终于在2012年以后见了成效。在2012年至2014年三年时间里,四川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连续突破3000公里、4000公里、5000公里大关,截至2014年年底,四川高速公路总里程突破5000公里。

     2012年,四川交通人在汶川地震核心区建成了全长48.27公里的映汶高速公路。这是第一条在地震极重灾区新生的高速公路,同时也是一条被视为“震中第二生命线”的高速公路,成为了四川地震灾区恢复重建的标志性工程。

     2018年,是汶川地震十周年。十年间,四川人民又先后经历了7级以上的“4·20芦山地震”和“8·8九寨沟地震”,但是,地震震不塌希望,灾难夺不去坚强。四川交通人重建家园的决心矢志不渝,看着一条条大道通衢,一座座大桥如虹,四川,正由悲壮走向豪迈!

     溜索曾在一定历史时期是四川省偏远山区群众生产生活的重要交通工具,但靠溜索出行也存在安全隐患。

     驱车驶入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龙潭镇的沿江小路,不远处就是冯家坪村,该村紧邻金沙江,与对面的云南省昭通市巧家县鹦哥村隔江相望。连接两省的,是一道溜索。

     踏上溜索铁筐,滑轮带动钢丝绳,伴随着嗞嗞声,缓缓开动。脚下是数百米深谷,流经川滇两省间的金沙江水流湍急。一阵劲风吹过,铁筐晃晃悠悠。480米跨度,对岸抬眼可见,要历时惊心动魄的7分钟,才能达到对岸。

     冯家坪村与鹦哥村以江为界、隔江相望。数十年来,溜索过江是金沙江两岸百姓的过江方式,其危险性不言而喻。溜索横跨在金沙江面300米高的两岸,上面仅由两根拇指粗的主缆、小指粗的细缆、2米见方的铁筐组成。这种落后的交通方式,严重威胁着两岸群众的出行北京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安全,也严重制约着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当地村民一直盼望有一座安全可靠的过江通道。

     在溜索不远处是一座完工不久的拱桥横跨金沙江,将川滇两省紧紧相连。行车其上,往来两岸不用1分钟,走路也不过几分钟。

     2013年以来,为积极贯彻实施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交通扶贫政策,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启动实施了77个“溜索改桥”项目。

     2018年9月,经过5年多不懈努力,随着凉山州金阳县对坪镇一村“溜索改桥”、布拖县龙潭镇冯家坪村“溜索改桥”和绵阳市北川县曲山镇楼房坪村“溜索改桥”项目建设完工,四川省77座“溜索改桥”全部建成,标志着四川省全面结束溜索出行的历史。

     不仅是“溜索改桥”,五年来,四川省为深入推进精准扶贫,新改建农村公路12.3万公里,改建总里程居全国第一;解决了306个乡镇、1.5万个建制村通硬化路的问题,乡镇和建制村通畅率较2012年分别提升6.5和31个百分点;交通服务水平整体提升,乡(镇)、建制村通客车率较2012年分别提高2.5和7.1个百分点。

     同时,四川交通创新工作方式方法,开展脱贫攻坚督导和定点帮扶,支持金口河区脱贫摘帽,指导沐川县巩固脱贫成果,协助做好越西、白玉县定点帮扶工作,协助交通运输部做好小金、黑水、壤塘、色达四县定点帮扶工作。

     随着精准扶贫的实施,四川计划在贫困地区全面建成“外通内联、通村畅乡、班车到村、安全便捷”的交通运输网络。“十三五”期,计划在实施交通精准扶贫方面投资2450亿元,约占全省公路水路交通运输“十三五”规划总投资的一半。

     改革开放40年来,伴随着大规模交通工程建设,四川诞生了诸多重大工程,万县长江大桥、雅西高速公路等一批重大工程在全国闻名。

     随着一项项重大工程的建成,四川省先后涌现一批杰出的技术人才。在万县长江大桥建设过程中,由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原总工程师谢邦珠担任第一责任人的“万县长江大桥设计施工技术研究课题”荣获2000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011年,谢邦珠被建设部评为全国工程设计大师,这也是建国以来四川省交通运输系统唯一一名国家级设计大师。

     在雅西高速公路建设过程中,桥梁项目设计负责人牟廷敏主持设计的世界第一座全钢管混凝土桁梁武汉看小孩癫痫病哪家好桥——雅西高速公路干海子大桥,解决了短短4公里“爬升”500米高差的难题。他从业近30年,带领团队攻坚克难,牵头攻克了现代桥梁建设面临高地震烈度、高海拔、高寒和地形地质特别复杂等一系列世界性技术难题,主编了《钢管混凝土拱桥技术规范》等国家标准,填补了行业空白。2018年,他被评为“2017年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

     四川交通建设仅有技术力量的支撑还不够,改革开放40年来,老一辈交通人修建川藏、青藏公路时延续下来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拼搏、甘当路石,军民一家、民族团结的“两路”精神,作为四川交通人的魂,支撑着他们在交通运输事业中披荆斩棘。

     雀儿山公路五道班“老班长”、全国劳模陈德华,在“春夏不长草,氧气吃不饱,终年雪不断,四季穿棉袄”的雀儿山垭口,带领全班工友坚守在平均海拔近5000米的公路上,一干就是24年,用坚守诠释着“两路”精神。

     如今,正在建设的汶马高速公路和雅康高速公路都处于四川盆地向青藏高原的过渡地段,具有工程施工极其困难、地形条件极其复杂、地质条件极其复杂、气候条件极其恶劣、生态环境极其脆弱等特点。目前,那里的建设者正秉承着老一辈交通人延续下来的“两路”精神,续写着交通建设的新篇章。

     下一步,四川交通运输系统将按照省委、省政府要求,深刻把握新时代治蜀兴川的开放格局,在交通运输部大力支持下,大力实施全面开放合作战略,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发展、新一轮西部开发开放等国家战略,突出南向、提升东向、深化西向、扩大北向,加快构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发展新格局,加快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的开放新态势。

     四川交通将强力推进以立体交通为重点的开放大通道建设,统筹实施综合交通建设三年行动计划,推动民用航空强枢纽、铁路发展提速度、公路网络上档次、内河航运扩能力,重点推进进出川高速铁哈尔滨癫痫病权威医院排名路大通道和国际航空枢纽机场建设,加快构建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形成陆海互济、东西畅达、南北贯通的“四向八廊”战略性综合交通走廊和对外经济走廊。

------分隔线----------------------------